水墨畫家 劉平衡
開創革新,走出現代水墨新境
 
1937年生,畢業於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及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。先後受教於黃君璧、溥心畬諸師。曾於70年代及90年代先後兩次赴法國巴黎及比利時魯汶大學研究。返國後任職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及文化大學、臺灣師範大學等校美術系兼任教職。

平衡先生字子璿,早期畢業於師大美術系,並完成文大碩士學位,稍後留學法國四年,返國後任職史博館達十八年之久......。 

他不僅是渡海兩大家(黃君壁、溥心畬)的學生,更能有緣作入室之侍;理論方 面,受教於故宮諸賢(包括莊尚老、李霖燦、譚旦冏...... )的啟迪,並備受張隆延、王壯為、丁念先指導,為藝壇貴冑,當之無愧,故能出入古今,放膽中外,更作巴黎深造,以求東西兼容。他學成返國,正值壯年,藝術的雄心又得到另一境界的生成。長期 任職史博館承研究交流重責;不僅行萬里路,鑑萬種藝,經年合作交會於歐美藝術殿堂,所謂久作寶山之探,積數十年藝旅之悠遊,亦幸矣,亦當有不同凡響的認知,表現在他的水墨作品裡。

他一直以山水為宗,筆多搖曳,偏斜成趣,加入渲暢無礙,法混中西,得溥老的秀氣。常有荒墨淡彩,點染峰林,得君翁的蒼茫;后經深究斂法,接英中西,於是更上層樓,幅面加大,縱橫之間,由堅守筆墨,進入信手放心,正朝雄肆發揮......。

近十數年來,台灣水墨畫約分為兩大宗流。一支強調現代,泛稱現代水墨,皆在溶入中西媒材,與媒體之結合內涵上不侷形跡,類皆由主觀理想出發,有變形、有非形、有意象、有符號,也有抽象......。

平衡先生的作風,雖然不類,但他一定瞭然於華夏文化之中,決不著重實物表象,早有無形之[形],無象之[象],如書法之變,詩賦之韻,器物之飾,典章之制,在象徵、寓意、抽象精神的運作上,早已領先地球,達到造形造境的極致!

另外一支:表以國畫為主體,筆墨為尚,綜合詩、書,使水墨、水彩、回歸東方,既有西方的所謂現代,不離華夏藝文的精萃,以有心人自居,超越文人畫的既成,惟又不願忘情於高古,及其優雅的延伸。

睹平衡的治藝過程,他似乎接近這一脈,又似乎能游藝於兩者之間,刻意激揚自我,化作清流。

他不預設親疏,以等量齊觀的胸襟,採取精用宏的方法,作到從不批判新舊,更不達閥異己......。他的過人之處還不止此,總之,他不作冒進,不逐時尚,尤其不計成敗,坦坦蕩蕩,達到虛懷大容,可算當代不可多得的範例人物。

自一九九一迄今,平衡先生得退休之便,再次前往歐洲遊學比利時,以魯汶大學為中心,可以頻頻瀏覽歐洲的現代,沈浸於柏林、巴黎、阿姆斯特丹......而有最近趨於瀟洒的畫風。大數年來他的作品可以說遠承墨畫,近烙現代,間或稍加淡色掃渲,仍不釋其古雅的所鍾,蓋受澹泊的心志所賜,好古崇賢的舊嗜所牽,這恐怕才是他的精誠所繫,受到長期的素養,形成了他的不汲汲於虛譽,嘗默默於自雄,順力於拉近新潮與古典,自然融合成功東方與西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