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畫的經過 劉平衡

我在大學時代遇到了三位專教山水畫的老師,一是溥老(溥心蕾老師)一是黃老(黃君璧老師)他倆是中國知名的大師,另一位也許大家陌生些,是吳詠香老師,她是位才女,是溥老早期的女弟子,才氣橫溢,可惜她英年早逝,否則在畫壇一定有她的地位,在三位大師教導下,山水畫法得以啟蒙。當然還有金勤怕老師、林玉山老師、張德文老師教我翎毛花卉。我是閩侯人,家在南台島倉前山旁,外祖家在福州南門外上店村江邊,我幼年生長的地方,有山有水,我個性好山好水,這是很自然的。我於卅七年來台,先住螢橋旁,第二年則遷往日月潭台電大觀發電所;這是日月潭下山窩窩裡的一個世外桃源,山明水秀,發電後的水使得河水豐沛常綠,後來父親調職又遷至埔里,住在水頭里,也是一片好山好水,這對我將來的發展,影響至大。

我大學畢業後曾在南投及埔里教了四年書,閒時寫生取材自然沒有一點困難,我住的地方是四面環山二條水——條從廬山下來,一條從牛眼山下來,在埔里交會,如果我們沿溪而上到處是奇景,山石零嶙峋溪水清澈,寫生是最好不過的了。四年後我考入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,得到好幾位老師的指導,門頭張老(張隆延師)、莊老(莊嚴師)他們指導我繪畫史,還有幾位老師指導我書法:王老(王壯為師)、丁老(丁念先師)、曾老(曾紹杰師),當時門頭張老師特別推崇定公(陳定山先生)叫我專程請教,一般人只知道定公書法要得,其實他的畫在三十年代就有了現代的新風格,當時無人能及,給我影響至大,我的論文是莊老指導的,「以國畫山水皴法」為題,似乎決定了畫山水的路。國畫山水從唐朝王維、李思訓之後已獨立成為繪畫的一門,歷五代、兩宋至元朝,逐漸成為繪畫的主科,並注入文人畫的特質,我開始學畫就從山水入手,也堅持一生,雖然到了現代,山水繪畫可能有了發揮上的局限,不能表達現實生活的情節,但我依然醉心於斯不改二志,心想總要有人在這一方面繼續工作。